【深度】韩国短期工季节工的前世今生

2022年7月14日17:20:47 评论 307

为了大家更好地理解韩国短期工或季节工,我们先说说韩国这个国家。

第一点,韩国是个“发达国家”。

虽然被联合国认定为“发达国家”的时间比较晚,只是在2021年,也就是去年,但是韩国的经济体量、经济规模其实一直是世界上前10左右的存在,韩国的汽车、半导体产业甚至音乐、电影等深刻影响着世界。

发达国家都有个特点,就是生育率比较低。这一点之前聊日本也是,韩国其实也面临这样的问题,很多年以前出生率太低,多少年呢,从韩国经济开始腾飞起,大概时间从上世纪70年代起。

1961年,朴正熙,也就是朴槿惠的老爹,发动政变夺取政权,他统治韩国近20年,这也是韩国经济飞速发展的二十年。在他执政的第十年,也就是1971年,韩国出生率是一个小高峰,从此之后的40多年,出生率一路下降,到2021年,韩国首次出现人口负增长,也就是死亡人口大于出生人口。

出生率低,劳动力就少,这点大家肯定容易理解。

第二点,韩国是个被“财阀”治理的国家。

这个治理,不是说政治意义上的治理,而是说对经济民生的全方位把控。

韩国人从出生到死亡,基本离不开几大财阀,大家听的比较多的三星集团、LG集团、现代集团、SK集团、韩华集团、乐天集团等,前十大财阀把控了全国70%以上的经济,这给韩国大多数普通年轻人的就业或者职业发展带来一个问题:

要么你进财阀体系,要么你一辈子别工作。

虽然不是100%,但是年轻人一毕业,多数人绕不开财阀集团,即使牛逼的人自己创业,最终还是绕不开跟财阀做生意。

就比如财阀老大,三星集团,其集团产值能占韩国的GDP的20%,旗下产业涵盖电子信息、保险、金融、化工、医疗、教育、贸易等等,你能想到的,他几乎都做,有句话说,韩国人一生中离不开的三个东西分别是:死亡、税收还有三星,可见三星在韩国的影响力。

所以,年轻人,要么尽快进入体系,慢慢熬,要么一辈子就别进体系了。

综合以上两点。

对于韩国老百姓来说,尽快进入一个稳定的职场环境是最优选择。然后,那些临时性的工作,或者职业成长不好的工作,就很少有年轻人来干了。哪些工作呢?比如季节性明显的农业分拣包装、渔业加工,又比如成长性较弱的保洁、餐饮、服务员等工作。

然后,韩国这类季节性的、短期性的工作就特别缺人,缺了好多年了。

以前是怎么解决的呢?

我国的威海、烟台、大连等离韩国比较近的地市,有很多人办着旅游签证或者商务签证出国打工,一个月八九千工资,比国内赚得多,飞机票回来也便宜,隔几个月回来一次,在家住几天再飞去韩国拿着旅游签证继续打工。据说统计数据有6万多人。

韩国政府不管吗?想管,但是管了,劳动力市场就缺人影响经济,不管吧,旅游签证也确实不符合打工规定,所以偶尔也会惩罚一些明着黑下来打工的,大多数你多年往返签证能够按时出按时进的,管你是旅游还是打工还是来带货的,韩国都欢迎,只要不违反规定,反正是为韩国经济做贡献,当然要欢迎。

韩国地方政府也急,自己辖区的工厂缺人啊,还不是一两家的事情,这么下去太影响税收了,甚至都影响地方公务员发福利,必须得管!于是韩国的地方政府也在积极行动,说咱们去中国、越南、泰国这些穷国家(中国在韩国人眼里就是穷国家)找工人吧,地方政府成立招人联合体,一起组团去谈。

于是韩国那边政府刷游戏经验一样,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到东南亚“要人”。从2017年开始,陆续的越来越多的韩国地方政府去东南亚的泰国、柬埔寨、尼泊尔等国家刷经验,就跟大家打游戏刷副本一样,感觉不来,你刷不到“高阶宝物”,各个地方政府都各展神通,都去要人。

韩国政府一看,下面小弟这是要卷啊,有点乱,不能忍。

于是韩国政府责成法务部出入境管理局牵头、行政安全部、农林畜产食品部、雇佣劳动部、海洋水产部等部门出人,联合成立了一个协会——韩国外国人季节劳动者分配审查协商会。

这个协会的级别不算低,或者说在协会里算高级政府主导协会,里面很多课长级公务员主导管理。韩国的课长,在企业一般是部门的负责人级别,类似总监,在韩国政府机关部级单位里的课长,一般可以与咱们国内处级干部平级。

这个协会干了什么事情呢,2019年开始为韩国的季节工短期工项目做制度准备,简单点就是一套“地方政府申报招工需求——协会审查并分配额度——地方政府再具体执行招工”这样的制度。

2020年耽搁了一年,2021年开始正式实施当年,韩国引进了5342名短期工季节工。

2022年的上半年,韩国进一步扩大用工审核配额数量,引进外国人季节性劳动者的总人数达到了11550人,预计全年有望超过3万人。

这个协会收到韩国全国要求招募季节工的企业或者说地方自治团体,截至2022年春节,已经88个自治团队的3500多个农户和44家企业。最终11550人分配到了9个广域市(类似中国的地级市)。

现在韩国通过这个协会做了很多积极的工作:

第一,与地方政府负责人联合召开座谈会,邀请派遣国家驻韩使领馆人员与基层季节工需求方会面,积极解决引进国外季节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提高引进效率。

第二,积极鼓励居住在韩国国内的外国人参加季节性工作,并允许外国留学生参与季节性劳动,甚至规定在农(渔)业工作的非法滞留者也可以通过申报成为合法就业者。

第三,把之前的90天短期工作签证改革推出180天的工作签证,签证有效期6个月,这就是为啥咱们很多项目的工作周期是5个月。

目前,韩国短期工主要来源国,其实并不是中国,而是越南、泰国、柬埔寨、尼泊尔。为啥呢,那几个国家人工比中国更便宜。

2019年之前,我们国家有三个地方政府与韩国地方政府合作派遣过573名季节性工人,其中,山东蓬莱48人,吉林龙井47人,吉林集安478人。新冠疫情让派遣业务中止,但今年已经恢复,我们出国劳务帮前期就对接过一期韩国短期工项目。

我们国内短期工市场潜力大不大呢,来看一组数据:截至2019年12月,中韩两国之间共有667对城市签署友好城市或姊妹城市协议。主要集中在山东、辽宁、江苏、吉林等省,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调整,很多人就业压力过大,地方政府为保障辖区农民增收,也许会正式开启短期工的地方合作业务,从这一点来看,我国对韩开展季节性劳务合作的潜力很大。

所以,出国劳务帮将积极对接政府平台,为出国劳务帮的工友争取福利。

想参与2023年春季季节工项目的工友可以随时联系吕老师。

附表——2022年上半年韩国季节工配额分配表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!